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弹指江湖 >

两条路线下的200亿植保无人机江湖

时间:2019-10-25 14:57 来源:凤凰彩票团队 作者:采集侠 阅读:
这里是广告330x280
  

直播、共享经济、新零售、智能汽车……无人机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入创投圈甚至主流舆论的聚焦视野了。或者说,在这个行业里,很久没有出现具有裂变效应的技术和故事来吸引眼球。

回望4年前无人机产业风起云涌的时候,年度投融资总额曾经高达4.5亿美元。当然,这其中的天使轮和A轮标的居多,最终真正长成巨兽的,寥寥无几。

究其原因,无外乎两点:无人机领域已有的行业巨头占据垄断趋势,一家独大的局面让这个行业里的新生种子被动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消费级的无人机故事更容易面向用户端传播故事,工业级非日常消费品的无人机产品只好被大众舆论冷落,毕竟那是垂直领域的焦点,很难突破圈层的壁垒,去让普通人感知。

但参考国内互联网“下半场”的To B趋势,工业级无人机的前景仍被看好。此前,艾瑞咨询发布过一份关于无人机市场的年度报告,预测2025年中国无人机750亿元的市场规模中,将有半数以上来自工业级应用市场。其中,紧追航拍消费级无人机300亿市场规模,排第二位的,是用于农林植保的工业无人机使用场景,一个200亿的无人机细分市场。

算起来,2019年已经是中国农业无人机从纸面到落地的第11个年头:2008年,国家“863”立项,开始无人机农业应用科研工作;四年后,农用无人机进入大机种田间演示示范期,一批新兴农业航空企业次第诞生;真正加速农用无人机进入疯狂应用的,正是资本涌入的2015年。

如今回望,这是草莽的四五年。在市场没有真正爆发的情况下,大部分厂商都处在“技术能力”、“服务能力”和“盈利能力”的纠缠,一片混沌,互相的面貌并无太大区别。但随着时间推进,不同厂商所代表的、两种不同的发展道路,还是逐渐显形。两种道路,各有优势,其中潜藏的能量,有可能改变国内植保无人机渗透率仅为5%的现状,真正通往200亿的市场。

电动植保无人机开疆拓土

用“拥挤”一词来形容植保无人机市场的最初面貌,十分贴切。面对大疆主导的、“只见企业、不见行业”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市场,极飞是最早转型、All In植保无人机的厂商。

2015年春天,极飞在广州推出第一代 P20 植保无人机,并着手组建植保服务队,从新疆发起突破,为农民提供植保服务。

大疆也迅速成立农业事业部,并于当年年底推出自己的第一款植保无人机MG-1。随后,从2016年的MG-1S到2018年底的T16,大疆的产品连续迭代,但定价不断降低,一副“价格屠夫”的姿态。

期间,踩着农业植保的春风,天翔航空、高科新农、北方天途、无锡汉和、安阳全丰、珠海羽人等农用无人机企业也声名并起。其直接效果是,截至2018年,国内植保无人机的保有量达到3.15万架,作业面积达2.67亿亩次。

一前一后,极飞和大疆是植保无人机赛道迄今为止最显性的两家厂商。如果以商业模式为导向的话,二者分别代表两种不同的路线:极飞是“一条龙”服务,既提供无人机销售,也提供植保服务;大疆则专注渠道,将无人机卖给种植大户和农业服务公司。

如果以作业方式为导向,大疆和极飞的植保无人机又可以归入同一类型:以储能电池为驱动力,单次飞行时间10-20分钟,载重量有明显的限制。

以大疆2018年底发布的T16为例,最高载药量16升,可完成每小时150亩作业。极飞最新款的P30同样最高装载16升药箱,每小时空中喷洒面积达到210 亩。

对照电池的续航能力和单次作业面积,一个事实显而易见:无论是极飞还是大疆、P30还是T16,想完成一次种植面积不大的药物喷洒作业,比如100亩,至少得进行5-7次起降,每次都更换电池、补充药量。

同时,根据业内人士介绍,农业植保区别于其它细分领域的特点是,它有明显的时间窗口。为保证连续作业,一台植保无人机通常需要配备8-10块电池,而市场单价在千元上下的电池,实际使用寿命只有100循环左右。植保无人机使用越久,电池的成本就会无限接近、甚至超过裸机的成本。

如今回望,2017年至2018年间植保无人机的短暂低潮是内外环境的多重因素所致,但很大程度上,无人机本身的续航和成本问题,是最直接的原因,影响着第一批用户的信心和耐心。

可预见的未来时间里,受制于电池技术,电动植保无人机的续航短板很难补齐。头部厂商们已经想尽了办法:极飞先是在2016年开始,为无人机配备名为BMS管理系统,让电池的管理和维护“更加智能化”,随后又推出“电力无忧计划”——用户支付8000元至9000元/年租赁费用,就可以全年不限次数使用电池。

拥有无人机全产业链的大疆,则以自主生产电池的方式,降低成本,配合着价格战,持续压缩其它厂商的空间。

对其它中小厂商而言,成本压力只能转嫁给终端买家,别无选择。互联网行业中反复出现的“赢者恒赢”现象,很有可能在电动植保无人机这条赛道里重现,唯一的变数,可能来自油动植保无人机。

燃油驱动无人机成新选项

尽管有很好的参照——日本作为农业航空大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由老牌发动机厂商雅马哈开始主导使用油动直升机和油动无人机,进行农药喷洒——但在国内,油动植保无人机最早被普遍视作一种“很不现实”的产品:发动机技术的限制、相对专业的操作流程,以及发动机震动给无人机机飞控系统带来的稳定性挑战,等等,每一项都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

国内第一家油动直驱多旋翼无人机厂商——常锋无人机的创始人赵自超曾在受访时用四个字形容这种难度:望而生畏。

但另一方面,油动无人机的优势也显而易见:相比电动无人机的极限,它的续航时间通常以小时计算,载重量也翻倍式地增加。在人口老龄化、农村土地流转加快和新型城镇化的三重趋势下,它可能更适合中国西北、东北和东部那些动辄以千亩计算的农田。

对比电动植保无人机领域的拥挤,自2015年至今,油动植保无人机的赛道上,可以说是行者寥寥。迄今为止,比较数得上名号的,是出自创新之都深圳的常锋无人机。

常锋植保无人机进行作业

参照公开数据,常锋出品的“天马”植保无人机,最大续航3小时,最大载重同样达到70kg,最大单日作业面积1500亩。在电动植保无人机初步完成市场教育的情况下,油动植保无人机的机会就在于,能够真正提高作业效率,冲出一直以来(尤其是2017年至2018年间)流转在厂商、植保公司和农户农民之间的,关于性价比的争论泥淖,重新收拢各方对植保无人机的信心,让行业回归正常的商业逻辑。

这里是广告580x90
点击分享:
给力是广告650x250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这里是广告300x250

推荐阅读

这里是广告300x250

热门阅读

这里是广告300x250
全天江苏快3计划专业版_小说阅读网_阅文集团旗下网站